当前位置:高中作文网 > 高中生活 >

学习的乐趣
作者:程云飞   来源:51高中作文网 / 未知  时间:2019-09-16 08:22

关于高中生活的作文学习的乐趣

1


“叮噔——请整理好学习用品,有秩序地离开教室。”


呼!这节物理自习终于结束了。


作为一个物理“渣子”,我本打算好好奋斗一节课以力挽狂澜,结果刚做了三道选择题就坚持不住了。一道道物理题如死不开口的蚌一样摆在我这蹩脚的厨工面前,我在处理它们时毫无头绪。没有办法,我只有靠脑海里一点缥缈的常识去猜。一对答案,结果又是全错!顿时,我做题时“收获”的一腔烦躁被引燃,炙烤得我浑身难受。我爆了句粗口,愤愤地掷下笔。见鬼去吧,物理!反正这两年多来我已经放弃了N节物理课了,也不差今天这节。然后我放空了大脑,开始神游。


现在放学铃响起,我终于解脱了。


我起身,同桌与前桌正激烈地讨论着某道物理题。双方先是一阵唇枪舌剑,然后同桌陷入深思,接着顿悟,陈述自己出错的原因,前桌则露出胜利者的微笑。


真热闹啊!我摇摇头,苦涩一笑,默默地离开了教室。


为什么这世界上要有物理这门学科?坐在校车上,我不知道第几次这样想着。


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家门,失落地坐在床边。随后我戴上耳机,欲暂忘烦忧于音乐中。


“他明白他明白我给不起/于是转身向山里走去……”


是《山海》。我记得这首歌,暑假时看某音乐真人秀节目时听到的,当时我觉得唱这首歌的男歌手唱得不错,就下载了这首歌,今天应该是随机播放到的。


我摁亮手机屏幕,调出歌词。这是我听歌的习惯,喜欢看着歌词听。


高昂的曲调如波涛涌起,我仿佛看到了辽阔的山海。在这片苍茫之中,我听到一个撕裂的男声在狂吼,似宣泄,似控诉。


躺在床上合上眼时,我的耳畔仍回响着那旋律。


2


翌日,上午物理连堂,晚上考理综。


一想到又要和物理“搏斗”一整天,我满脸的生无可恋。虽然我殚精竭虑地想避开物理,可它总能在我面前刷到存在感。而我,一看到它就发怵,甚至会为一些与它有点关系的生物、化学题犯愁。可我想恨却恨不起来,翻翻自己不着墨迹、如同全新一般的物理课本,我怨不得别人。


“嘿,你今晚理综准备考多少分?”有人拍了拍我的肩。我扭头一看,同桌正一脸坏笑地看着我。紧接着,他又戏谑地说:“不对,应该问你物理准备考多少分。”


可恶,又仗着自己参加过物理奥赛就来欺负我这个物理“渣子”!我心里嘀咕着,嘴上不耐烦地回答道:“能考你的一半就行。”


这话不假,我鲜有几次物理成绩能考他的一半。


这时前桌回过头,拖着长音调侃我道:“你确定——”


“滚!”我冲着他怒吼道。


物理连堂,老师讲解昨晚的习题,我没做,只能干瞪眼,于是又开启了神游模式。


百无聊赖中,我忆起昨夜听的歌,那撕裂般的歌声在脑海中响起:“我看着天真的我自己/出现在没有我的故事里/等待着我的回应/一个为何至此的原因……”


真是首奇怪的歌,虽然觉得好听,但是歌词写得那样让人摸不着头脑,就像它的原唱乐队的名字“草东没有派对”一样令人费解。我摇了摇头。


又虚度了两节物理课,我毫不心痛,一脸无所谓地去吃饭。这两年多以来的物理课我几乎都是这么荒废的。看似不可思议,其实习惯了,什么都好。


晚上考理综,我习惯性地略过两道物理大题,只留下两个“解”字就匆匆去做化学、生物题。忙活了两个半小时后,我正为差点没做完选修而冷汗淋漓时,抬头一看,前桌正淡定地做着数学题。


呵呵……


去其他教室考试的同桌兴冲冲归来:“这次理综物理很简单有木有!我觉得我能上250!”


前桌也兴奋地回过头来:“太简单了,我提前半小时就写完了,还做了会儿数学。”


我凑了个热闹,问前桌:“你觉得自己能考多少分?”


“也就250吧。”他淡定地回答道。


“哦,再见!”我飞身闪避,秒变路人。


天啊!你们大神拼分不要误伤了我这个过路小仙儿啊!


对完答案,物理选择题部分几乎又是全错,我的内心一片“天凉好个秋”。


回到家,戴上耳机,我调出《山海》,任那旋律在耳边流淌:“他明白他明白我给不起/于是转身向山里走去/他明白他明白我给不起/于是转身向大海走去……”


近乎咆哮的嘶哑声音冲击着我的耳神经,冲淡了我的失落,也把我的注意力带入歌里。


“他明白他明白我给不起/于是转身向大海走去……”


“他”是谁?“我给不起”什么?我在渐渐缓和的尾音中呆呆地想。


3


翌日下午,理综成绩放榜,前桌考了270,同桌也不甘示弱地考了240,而我,又只有190。快考了10次理综了,200分的关卡仍横亘在我面前。


我黯然地挤出了看榜人群。


物理课上,老师说:“现在咱们班上某些同学对物理有想法,两道大题30多分一个字都不写,直接战略性放弃,今后是不是连物理课也不用上了?”


老师说的应该不是我,好歹我两道物理大题都写了“解”字的。


4


黑漆漆的校车上,别人在谈笑风生,而我则静坐在一个角落里失神地望着窗外。


为了理综能考上200分,我一直努力地学习化学、生物,想以二强带动一弱的方法战略性地越过200分线,可总是以失败告终。


难道物理这天堑真的避不开吗?我越想越委屈,感覺眼眶有些湿润了,浑身发冷,手指冰凉。


校车缓缓启动,窗外的教学楼开始后退,我忽然有些恍惚。


眼前渐渐浮现出另一个我,只是这个我看上去更为成熟,他无言独立在一片莽川之上,与我隔着一道天堑。


疾风急促地扯拽着他的衣摆裤腿,他仍静静地傲立着。忽然,他冷冷地瞥了我一眼,决然地转过身去,只留给我一个坚定前行的背影。此时,远方的天际线仿佛幻化成了群山和大海,群山高耸入云,海浪卷起白雪。


他的背影越来越小,好似快要融进山海之中,消失不见……


校车停了下来,到站了,我缓过神来。


我的脚步声在楼道里回响,楼道灯一盏接一盏地亮了起来。我又想起了我辉煌的初中。


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呢?


我仿佛看到矮我一头的那个我站在我面前,一脸稚嫩地质问我:“你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?告诉我原因!”


原因?我笑了。还不是因为物理太难了!


呵呵,是吗?另一个声音从我身体里传出,成熟而阴冷。


我忽然有些慌张,失声叫道:“不是!”楼道灯亮了,我蓦然清醒,发现自己正站在家门口。


坐在床上,我叹了口气。


我懂了《山海》。


我认清了自己。


其实,我一直都明白自己哪里不行,可却一直不敢面对,于是欺骗自己,原谅自己,纵容自己,一次次在物理课上神游,一次次让物理作业保持空白,并不断地给自己“物理很难”的暗示。


于是,物理于我成了一片荆棘之地,我再也鼓不起勇气去面对它,大多数时候我都选择了回避,即使少有地萌生硬闯一把的念头,也不过是在其面前瞎扑腾几下便铩羽而归了。其实,铩羽而归也是在欺骗自己,我都不曾真正地振羽,又何来铩羽呢?


志在九重辄振羽,蓬间安乐且相忘。会当垂翼云巅日,一览晨曦万丈光。


我抬起头,直视前方,仿佛又看见了那个背影。我咬了咬牙,说:“放心吧,我给得起。”


“我听着那少年的声音/在还有未来的过去/渴望着美好结局……”


5


翌日中午放学,我一把拉住了正欲“身向食堂那畔行”的同桌:“不要走!”


同桌回身一脸无奈:“你又发什么神经?”


“来!给我讲道物理题。”我拿出一个本子来,上面满是我前夜抄录的那些我完全弄不懂的物理题。


“哟!日出西方啊!”同桌一脸的坏笑。


我这同桌虽然平时对我的物理冷嘲热讽,可此时为我讲题却很卖力,他会很耐心地听完我的解题思路,然后告诉我为什么这个思路是错的,接着再给我讲解正确的思路。他对物理题目的动态分析很准确,也描绘得很生动,这很好地帮助我构建了模型思维。最后,当我为他绝妙的物理能力而赞叹时,他告诉我:“如果你上课认真听讲,早就学会了。”


下午又有物理课,这两天没做的物理作业我刚赶完,听他这么一说,我忽然对物理课充满了期待。


下午,我早早来到教室,开始实践同桌告诉我的解题思路。经过昨晚和今天中午的努力,我已经意识到物理并不是不可战胜的,起码基础题我还是能弄懂的。我突然觉得以前自己那种“物理很难,我学不会”的态度很可笑,那时的自己只是一味着急,却不曾潜心研究过一道题,正如草草出征的元嘉,终只会赢得仓皇北顾。


此刻,就是“还有未来的过去”,我相信我的努力给得起我想成为的自己。


一阵专注的计算后,我得出一个结果,一对答案,居然做对了!我高兴得手舞足蹈,在内心狂喊“Yes”。


刚来的前桌一脸诧异地看着我。我兴冲冲地指向桌子上摊开的物理练习册,对他说:“看,这道题我自己解出来了。”


“哇!”前桌发出了由衷的赞叹。


我怡然自得地半躺在椅子上,看着黑板,那里有透过窗户打下的一片陽光。恍惚间,我眼前又浮现出那片山海和那个渐行渐远的背影。


“回来吧!”我微微一笑,充满自信地冲那个背影喊道,“我给得起。”


热门文章
热门体裁
最新文章